2013年8月25日 星期日

2013/8/13的臉書 / 北海道遊記2013_7


癸巳七夕,札幌安靜的清晨。
這次旅行中我們全家唯一的合影,昨天8/12午後在札幌藝術之森野外美術館,波特蘭人雕像木亭避雨中。







8/12的日刊體育,內頁報導了我們看的比賽,吉川悲情十敗是焦點。
頭版頭是另一位少年英雄阪神隊的藤浪晉一郎。藤浪與大谷翔平是去年甲子園的一時瑜亮,被喻為達比修有二世,曾經與台灣少年強投曾仁和在世界青棒賽對決。
報導的重點是,藤浪成為繼松阪大輔之後,第一個高中剛畢業新人投手,對戰同聯盟其他五隊皆獲勝績。
兩個阿瑪迪斯,看倌真是幸福啊!






每天早晨張望,看天候,看氣溫,決定行程與穿著。今天(8/12)計劃去札幌藝術之森,下雨了,還能去嗎?



趁著雨歇,決定成行。
先乘南北線地鐵到薄野站SUISUIKINO,找到旭川名店山頭火的札幌南三條分店。店面很小,只一煮麵師傅,吧台一排十個座位。
我們點了四碗鹽味叉燒拉麵,湯頭鮮美,不像台北花月嵐過於濃郁,但安珩覺得稍鹹了些。細麵口感很好,叉燒浸入湯中,油脂化開,恰到好處。
沒吃過台北的山頭火,不知相較如何?但我喜歡小小店面的親切溫暖。






藝術之森在札幌南郊,南北線南端真駒內驛下車,轉乘中央巴士第二月台藝術之森線。
兩年前來過,看了幾個工房,看了有島武郎舊邸,隨興之所至,我們都喜歡這裡,安珩尤其懷念,在台南時就直說要再去上次看到四瓣幸運草的地方。
是的,上次來到此處,聽到一年輕女孩驚喜的歡呼,原來她找到了四瓣幸運草,我們還為她和她的幸運拍照。
上回每去野外美術館,這次買票進去看了,不虛此行。戶外各種雕塑或裝置藝術,看似隨意擺設,其實皆有巧思,又不流於匠氣,隨處驚喜。
這是我們最喜歡的一組作品,以色列創作者達尼-卡拉邦的“通往隱密庭園之路”。
從第一個入口七公尺高的門開始,穿越直徑七公尺的兩圓形土丘之間,經過七公尺高的日晷廣場,來到寬深皆為1.4m的七座噴泉。噴泉末端,是直徑與高度均為 七米的圓錐,圓錐內室可進入環坐,迴音環繞周旋交疊,我們被一隻闖入的大蜜蜂驅趕狼狽逃出。或許我們才是意外闖進的過客。
出了圓錐折向前行,是寬七米全長七十米的蜿蜒水路,因為迴旋的高低落差,水勢湍急。
七十米水路終了,穿越第二個七米高的門,末有茂密樹林,一直徑七米之庭園隱沒其中,內有八張方椅,依方位擺放。
要命的是,我們只到了七十米水路,望著二門,就往回走了。庭園果真隱密,我們有欠悟性。
留個遺憾,其實也很好,什麼時候再來看全了吧?














因為躲雨,留下了僅有的全家合照。第一張照片我的眼睛居然沒張,刪除重拍。回飯店後,安珩放大我雙眼處查看,他說,你刻意把眼睛睜大,看來有點恐怖!






野外美術館的其他作品











藝術之森中寫生的年輕女孩



 

藝術之森入口附近的池塘,側邊是隱沒在樹林中的有島武郎舊邸。






櫻咖啡煎房市民店,在大通北側時計台附近。
藝術之森歸來,從真駒內驛搭南北線地鐵到大通驛,找到了這家櫻咖啡煎房。
兩年前,我們從藝術之森乘公車返程,半路在真駒內花園站下車,折返走到對面的櫻咖啡煎房柏丘店,是當時的一次驚豔。柏丘店臨著嘈雜的馬路,看似落點不佳, 進到裡頭卻處處驚喜。原來道路的另一邊臨著濃密的樹林,真駒內川的水流聲不絕於耳。据說本業是建築師的老板,刻意將臨道路的一邊完全封閉,不開窗,但是向 著溪流與樹林的一邊則恣意開放。塵囂與自然的辯證,好極了。
這回想試試櫻咖啡的另一家店,風格顯然不同,用安珩的話,市民店很有未來感,柏丘店像是過去。













離開櫻咖啡回飯店的路上,匆匆經過時計台,時計台側有家韻味十足的咖啡館北地藏,這次沒時間去了。
因雨,在大通即走入地下通道,直達札幌驛。
路經紀伊國屋書店。






 札幌的最後一夜






 計日型漫遊上網結束,一會兒離開飯店,也沒有WiFi可用,我的北海道游記,返台再續……



附記

歸鄉

札幌最後一日,清晨五點多即起,母子三人還睡得甜蜜,先往下拍了張寂靜無人的街景,癸巳七夕清晨,開始紀錄昨日的藝術之森之行。

 下午四點的班機,已先買好1325前往新千歲機場的火車票,晝膳後即須前往搭車,因此,前一日已安排好,從容地用完朝食之後退房,行李寄放飯店,先到紀伊國屋盤桓,約十一點半到札幌驛六樓試試鹿兒島黑豚的蓋飯與蕎麥麵簡餐,然後,春蘭去帶回他昨日看到的陶瓷蘋果造型小容器,父子三人則回飯店取行李,車站會合。

 清晨氣溫才攝氏21度



紀伊國屋書店二樓的長椅,隔牆另一端即 INODA


關於戰爭責任反省的相關著作



很好吃的黑豚蓋飯與蕎麥麵簡餐,份量出乎意料的大,一份不到1000日圓,是經濟實惠的午餐。



隨著征戰四方的夥伴



札幌驛月台,停著的列車市開往函館的北斗號特急快車,看來氣派。






新千歲機場,候機室的電視還在轉播甲子園賽事。








再會,北海道!







2011年初訪藝術之森

當時我們也是搭公車直達藝術之森center,看著野外美術館的售票資訊,沒想甚麼,就繞著野外美術館外圍往下走,入口處先拍了這張風帆(新宮晉【雲的牧場】)的影像。看了工藝館、陶工房、木工房,這些都是免費展售一些創作品的有趣空間。看了作家有島武郎舊邸,再到了一片大水池圍繞的札幌藝術之森美術館,當我們走過美術館外圍池邊長走道時,聽到一個年輕日本女孩的驚呼......
原來這女孩意外地發現了一枝四瓣幸運草,她開心地與我們分享,並容許我拍下了這張照片。
出了藝術之森園區,經過高跨在真駒內川上的一座橋,我們到一個可愛的公車站等候,等著公車帶我們尋幽訪勝,到早已鎖定目標的櫻咖啡煎房柏丘店,來時的公車途中,過了真駒內花園站不遠,柏丘店就在路邊顯然可見。回程只要過了一道長陸橋即下車,走到對面折返即是。



 











四瓣幸運草


真駒內川


藝術之森入口處的公車站




櫻咖啡煎房柏丘店

這是一家面寬入淺的咖啡館,由於臨著嘈雜的道路,向外的一面,深色系外牆,完全不開窗地婉拒喧囂於十丈紅塵,進門之後,別有洞天。
我們找了個臨窗的座位,黑色暗沉的木桌椅,窗戶微開,迎入一股沁涼清新的空氣。探頭往外往下望,溪水淙淙、草木叢生、樹林茂密,原來真駒內川順流而下,一直伴隨我們左右,悄悄地引領著我們來到這家有意味的咖啡館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札幌的咖啡館

到櫻咖啡煎房柏丘店是2011年的事,2010/8/8午後,我們行經大通公園,遠眺高聳的電視塔,信步來到時計台。過去這裡是北海道大學前身札幌農校的武道場。五點停止開放時間在即,我們原本也沒打算進去看,於是繞到時計台東側,找到了北地藏咖啡館。
櫻咖啡煎房柏丘店面路臨溪、寬且淺,北地藏窄而深、側身婉轉地仰望時計台,一般遊客不會走到這一面來,在另一側的喧鬧中保有一方沉靜。
櫻咖啡煎房柏丘店大器如成熟男子,北地藏則婉約若青春少女,正巧我們去時,招呼我們的店主人,櫻咖啡是個有著驛術家氣質的中年男子,北地藏則是一個細緻而溫柔的女孩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2010/8/9,從大通轉地鐵東西線,我們來到札幌西郊的圓山。很有趣的是,日本的一些城市郊區小山丘皆喚圓山,京都鴨川以東的小丘是圓山,札幌西郊小丘也是圓山,圓山之上之內,必有神社。
日本殖民台北時期,也把台北城北郊的小丘命名圓山,立有神社,應該是來自於同樣的城市規劃的空間理論。札幌的圓山更像台北圓山,除了北海道神社建立其中如圓山神社,圓山山麓兩側,分別設有圓山動物園與圓山兒童遊樂園,比鄰而居。
年輕一代可能已經不知道木柵動物園由圓山遷來,我自己其實也不知道圓山兒童樂園還在不在?應該早已被時代掏洗而消失了吧?但是對一個後山長大的孩子,台北有個圓山動物園和圓山兒童樂園,是當年的我們認為台北小孩比我們幸福的重要理由。
札幌圓山動物園其實規模小而簡陋,但是那天安棣、安珩玩得很開心,安棣還拍了很多照片。動物園歸來,小孩累了,雖然不遠,我們還是叫了計程車,到南二條的小巷道中尋找據說是札幌最有味道的咖啡館_森彥。
計程車繞了一小圈,終於看了了那棟二層木屋_MORIHIKO,外頭堆積了壁爐用的薪柴,前去探問,很失望,已經滿座了。
不得已,改到就在鄰近走路不到一分鐘的另外一家咖啡館 Brown Books Ca'fe,這也是我們臨行前鎖定的一家小咖啡館,名氣遠不如森彥,但是退而求其次的選擇,卻帶給我們更大的驚喜。

Brown Books Ca'fe 是量體更小的二樓小屋,一樓甚至無法擺設待客桌椅,只設有吧台,座位區在二樓,有點像花蓮的泥巴咖啡,但是更有韻味。登上窄小的樓梯,上頭只有一個女孩坐在那兒,店主人善意地商請女孩改到另一小桌,把當窗的三角型大木桌讓給我們四人。

靜謐的午後,老式電扇吹拂,各種書刊隨意放置桌上,大抵是文學、藝術、旅遊、設計方面的書或雜誌。那年夏日的札幌其實有點熱,不像2011年因雨而帶點寒意,也不像今年始終舒爽宜人。動物園的雀躍,在這裡沉靜下來。樓上的女孩不久離去,我們待了將近兩個小時,二樓是我們暫時擁有的世界,一方讓人沉醉的小天地。
不捨地離去,回地鐵站的路上,再去看一眼森彥,途經一家星巴克,遠遠也看到札幌有名的咖啡連鎖店宮越屋,但是那天,至少就在那一天,我們別的甚麼也不想去,我們只要
Brown Books Ca'fe!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尾聲

臨行返國前,春蘭去帶了她前一日中意但未買下的一個陶瓷小容器
一個嬌豔欲滴、團團圓圓的紅蘋果
癸巳七夕,來自北國





北海道行歸來,檢查信箱,收到來自小樽的明信片。
隨著我們的旅行,這張小樽堺町通郵便局前紅色郵筒造型的明信片,飄洋過海,也許與我們返抵國門的同時,也靜靜地躺進了安平家中的信箱。
這次旅行最後也最好的ending,來自遙遠的北國,寄給自己的幸福。



就在要結束2013年北海道行的紀錄的時候,前天晚上安棣告訴我田中將大跨季22連勝、本季18連勝,防禦率1.15,整整一年不知道輸球的滋味,像武俠小說中的獨孤求敗,田中也許也有「拔劍四顧心茫茫」的感慨吧!
剛剛在休士頓的一場大聯盟賽事結束,藍鳥隊王建民先發三局失五分黯然退場, 太空人隊羅嘉仁第九局救援成功。
遊騎兵隊的達比修有意氣風發,成為大聯盟浪人的松坂大輔,重返榮耀的道路崎嶇難行。
一代新人換舊人,感慨系之。

感謝、也祝福每一位遲暮的英雄!
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